第一章 侍寝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70
  是夜,淡黄色的帷幔前跪着一个身姿卓越的身影,如墨的长发垂在脚边,隐隐盖住她洁白娇嫩的小脚。帷幔里躺着同样赤裸的男人,满含嘲讽的嗤笑。

  耳边隐隐传来营帐外女孩们绝望无助的哭喊声以及将士们得意的淫笑声。

  苗若的身子微微颤抖,她想象不到外面发生的情景,也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她长了一副倾城的容貌,恐怕也会被拉出去,被数千将士凌辱。

  “怎么?很向往?”良久,床上的人冷冷出声,帷幔里轻飘飘飞出一个瓷杯,却力度不小的砸在她的头上,碎成几半。

  苗若的身子僵住,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手里已经冒出了冷汗。

  那些哭喊的女孩都是这次陪她远嫁的宫女,而此刻,她们却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和耻辱,失去了女孩子最为宝贵的贞洁。

  “过来,自己动手。”

  晶莹的丹凤眼中闪过一抹倔强和愤怒,却很快被苗若压下。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苍白的唇瓣,隐隐有红色显现。

  她不能反抗,也没办法反抗。到了这个地步,她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不能顾及,唯一的念头就是让自己活着逃出军营。

  她本是苗国送往延国的和亲公主,却成了这世上最下贱的军妓。少女美好的憧憬变成了泡沫。那个男人,那个在帷幔里面带嘲讽看着她的男人,那个她未来共伴一生的好夫君。借着和亲的由头,半路刺杀花轿。

  苗若命大,贴身宫女替自己丧命。延国接到和亲公主的尸身大怒,一举攻打苗国,成为延国的领地。

  她的母亲,不堪受辱,跳河自尽!弟弟成为禁!

  都是他!都是他!可她不得不迎合这个男人,只有自己留在他身边,留在主帅营,她才能逃过被万千兵士践踏的下场,才能留住一命,杀了他!灭了延国!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男人的话语中透着淡淡的冷淡,却意外的平静如水。

  苗若乖乖的爬到帷幔里,淡黄色的帷幔轻轻划在她的身上,如玉的肌肤透过淡黄色的帷幔显现在男人的双眸中,刺激着他的感官。

  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双手在到处游走,男人挑眉,带着玩味的戏虐看着苗若,示意她继续。

  苗若被男人看的身行一抖,暗自咽了口口水,手缓缓向下划去……

  “呵,不愧是九公主的贴身宫女,就连这行房之事都这般精通!”男人的神情里透露出几分厌恶。

  伸腿要将苗若踢开,却发现苗若柔软的双手竟然十分适合他的身体,力度大小再合适不过。让景暮阎这久经风月的太子殿下都舒服的放松下来。

  “奴家跟在九公主身边多年,耳融目染之间,就什么都会了。今晚让奴家好好伺候伺候殿下。”苗若极力压制住自己声音中的颤抖和愤怒,让景暮阎听起来极尽魅惑。

  景暮阎眉眼冷肃,隐入眼帘间的嘲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个女人!真是贱的可以!

  景暮阎平躺在床上,慵懒的半眯着眼,默许她继续下去。

  见他没有把自己赶下床,苗若暗暗松了口气,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你伺候过多少个男人?”猛地,景暮阎冷冽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苗若,脸色阴沉的可怕。

  苗若的身子颤抖起来,整个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毫不掩饰自己双眸中的惊恐。像只慌乱的小兔子一般撞进景暮阎深沉的瞳孔中。

  迟迟得不到苗若的回话,景暮阎死死的捏住苗若的下巴,久经沙场的气势猛地压过来,压得苗若有些喘不上气来。

  他怒了!

  苗若慌乱的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举止越线了,这景暮阎是有洁癖的,从来都不会碰不洁的女子。

  “奴……奴家没有。”苗若想反驳,却是因为刚刚的迟疑,让景暮阎产生了怀疑。

  景暮阎没有说话,苗若低垂着头不敢应答,景暮阎眼底的厌恶让苗若感到了侮辱。但是她必须要留下。没有别的办法。

  猛地,苗若的眼前出现一把匕首,寒芒闪烁着,她知道,这把匕首上有着苗国人的鲜血,说不定,还有自己父亲的。

  这是要让她自裁吗?

  苗若茫然的抬头,向景暮阎投去疑惑的目光。

  “自己解决。”景暮阎眼神淡淡的瞥了一眼匕首,语气里的暗示,不言而喻。

  苗若的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了,浓烈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啊!”

  营帐外猛地传来一声女孩痛苦的尖叫,清楚的穿到苗若的耳朵里,苗若不甘的看了眼景暮阎,见景暮阎连一眼都不愿意施舍给她,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猛地,苗若拿起旁边的匕首,猛地握住刀刃,将刀柄刺入自己的下身。

  “啊!”

  苗若含泪尖叫,撕裂般的痛苦刺激着她的神经,双腿间热流涌出,她知道,她最宝贵的东西没了。

  床下一片血红,分不清是手上的血还是身下的处子之血。

  呵,伎俩还真不少!景暮阎眼底的错愕很快就被掩盖住,心底一阵冷笑。他本意是让她自裁,却没想到她会自己破了处。

  看着床上身子微微颤抖的小人,景暮阎第一次对这个女人提起了兴趣。

  苗若身子微颤,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般倒在床上,景暮阎的双眸一暗,危险的眯起眼。

  “自甘下贱!多少人因为不堪受辱宁愿去死,你却因为不想死而受辱。女人,你真脏!”

  你真脏!

  呵呵!

  苗若冷笑,未出嫁之前,人人都骂她脏,所以在得知和亲对象是景暮阎这个阎王时,所有人都不愿意嫁给景暮阎,只有她,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逼迫,不得不嫁给景暮阎!

  现在,这个未来的夫君,在不知道她的身份的时候,也说她脏!

  为何,全天下的人都骂她脏!

  “殿下稍等,奴家去洗干净。”

  洗干净,把身上的血都洗干净!

  苗若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如美玉雕刻出来的俊美脸庞,心中的苦涩不言而喻,不知道是不是疼的,眼角的眼泪总是流不完,总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景暮阎一把拽过苗若的胳膊,翻身将苗若压在身下,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