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贱的婊子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158
  苗若不知道自己被景暮阎折腾了多长时间,天蒙蒙亮的时候,景暮阎才从苗若的身上下来,而苗若早就昏死过去了。

  一些起的早的将士们已经开始洗漱了,景暮阎让人准备洗澡水进来,舒舒服服的洗干净,直到水凉了才套了一件里衣,走到床前将苗若提溜起来。

  苗若惺忪的擦着眼睛醒过来,脑海中混混沌沌的还不清醒,全身如同被车碾过一般,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朦朦胧胧间,苗若就看到景暮阎那双冷冽的眸子正淡淡的看着她。

  一个激灵,困意顿消,苗若连忙起身,却直接摔到地上。

  两条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双腿有些闭合不上。全身上下都是欢爱后的痕迹,不着寸缕的趴在景暮阎的脚边,难堪的让苗若无地自容。

  这个样子的苗若极尽诱惑,加上她委屈的小模样,让景暮阎的身上像着了火。昨晚火辣的场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女人的娇羞,如水的身形,洁白的肌肤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该死的!这个女人不能留!

  “去河边洗洗,滚去军妓营。”

  苗若猛地抬头,黑亮的眸子撞进自己的视线里,吓得苗若赶紧低头。挪了挪身子,强撑着跪在景暮阎的身边,却没办法把想说出来的话说出口。

  她的尊严,在他面前被践踏的干干净净!

  景暮阎冷眼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的女子,此时的她于昨晚大不相同。却一样的令自己难以控制。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不能自主的感觉。

  终于,苗若整个身子都跪趴在地上,恭敬中带着一丝倔强,却又无可奈何的艰难出声:“殿下,可不可以……留下奴家。”

  她要留在他的身边,一步一步的爬上去,直到救出弟弟,为母亲报仇。

  至于父亲,苗若对他没有半点感觉,如果不是他,自己也就不会沦为下贱的军妓。

  “滚!”

  “殿下,奴家还会各种新鲜的玩法,只要殿下肯留下奴家,奴家……”

  “滚!”

  苗若惊慌的看着景暮阎,她都已经出卖了自己所有的尊严,把那所谓的自尊狠狠的踩在脚下,结果还是没有办法留下!

  营帐外钻进来几个兵士,根本不顾苗若不着寸缕直接拖起她就走。苗若死死的拽着景暮阎的长袍,却仍被连拉带拖的扔进军妓营,光溜溜的让所有人看光了身子。

  苗若的到来并没有让军妓营的军妓有任何的变化,苗若的脸涨成青紫色,看着里面同样不着寸缕的女孩们或抱在一起或缩在墙角嘤嘤的哭泣。众人身上欢爱的痕迹刺伤了苗若的双眸。

  景暮阎!景暮阎!景暮阎!

  仇恨弥漫在苗若的心间,身子不停的抖动着,双手紧紧的握成拳,指甲陷进手心里,巨大的刺痛感袭击着苗若的神经,却仍旧没办法冷静下来。

  “别哭了!”苗若冷眼睥睨这周围的人,压低声音低吼。

  她本身就是没有什么实权的公主。被贴身宫女以命换命才苟且偷生。这些陪嫁宫女们遭受到非人的折磨,哪里还顾得上她是不是公主,会不会尊敬。一个个虽停止了哭泣却抽噎着将仇恨的视线投过来,恨不得把她杀了。

  “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要来和亲,我们也不会沦为军妓!”一个胖胖的小宫女站起身,怒目圆瞪,“都是因为你,我们才要过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对对!”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你个贱人……”

  从大家冰冷的目光中里不难看出,大家都把心里的怨气发泄到她的身上。

  那她呢?她的愤怒不甘又该去找谁发泄?

  她又应该怪谁,又该怨谁?

  怨她父亲将他推出来和亲?她生来就是为了联姻用的。

  怨景暮阎这样对她?呵呵,亡国奴又有何地位能让她反抗!更何况她根本打不过他!

  耳边传来众人愤怒的谩骂,苗若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挺直了腰板:“哭哭哭!骂骂骂!有用吗?有用吗!如果你们觉得骂我有用,可以逃出去!尽管骂!不拦着!”

  胖胖的宫女被苗若的话说的更加气愤了,但是嘴笨,心里的火气却没办法洒出来,想揍人,想摔东西。

  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现如今,大家都是一样的身份了,她再也不是什么公主了,和自己一样是军妓,下贱的军妓!

  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一巴掌打在苗若的脸上。

  “啪!”

  众人惊呼,都不敢相信这胖胖的宫女真的会对公主下手,一下子都愣住了,但仅仅一瞬间,又有几个宫女过来,朝着苗若啪啪几巴掌扇过来。

  苗若的小脸上顿时通红一片,耳朵嗡嗡的响。

  “来吧,心里有愁有怨的都一起上来,把你们的怨气都发泄出来!”苗若冷冷的环视周围一圈,眼风如刀的从众人脸上划过。

  众人毕竟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而且都是宫女出身,天生的奴性让她们不约而同的被苗若的气势压倒,原本想上前发泄心中不平的宫女们也胆怯的向后退了几步。

  仔细想想,无论如何,她毕竟还是公主的身份,她都比她们尊贵。

  “是!如果不是因为跟我出来远嫁他国,你们便不会沦为军妓。但是换个方面想想,如果你们没有跟我出来,现在的你们就是乱葬岗上的一缕冤魂!或许,你们只是被暴晒荒野,被野狼野狗啃得只剩下骨头。更或者,你们的尸身被扔在一起大火直接烧成灰烬。风一吹,没人知道你们已经死了!”

  “国破家亡,我不比你们好受。我的亲弟弟现在还在戚沪的手中,过着男不男女不女的日子。他才只有十二岁,就成了一个老头子的禁脔!”

  “你们觉得你们怨!我还觉得我怨呢!有骨气的,逃出去啊!没骨气的,只会内讧!”

  苗若通红的小脸上面无表情,说出来的话却一击一击狠狠得击打在宫女们的心头上。

  她们都还有家人,苗国灭亡了,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活着,有没有因为战火而被饿死!

  苗若看着面前一张张略显稚嫩的小脸,心脏激烈的颤抖起来,她知道,她们的前途一片漆黑。或许众人的心里藏着的都是绝望。可是一旦把这绝望击打起来,那么便是坚若磐石的求生欲望!

  蝼蚁尚且苟且偷生!更何况人呢!只要活着,想做什么都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