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休养在太子府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17
  冰冷的威胁,让众位太医忍不住抖了一抖,心底狠狠打了个寒颤。

  太医院院首站出来急忙保证:“太子殿下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救治这位姑娘的。”

  他们诊了脉,很快就下定决论。

  “太子殿下,眼下当务之急,是给这位姑娘换上干净清爽的衣服,再给她的伤口上药,免得引起风寒入侵。”

  太子皱着眉头,冷声吩咐身边的人去带几个奴婢来,帮着她换衣服洗澡上药。

  忙活了一阵,总算按照太医的吩咐彻底处理好了。

  苗若此刻躺在床榻上,迷迷糊糊不省人事。

  几位太医在外面向太子禀告病情:“太子,这位姑娘失血过多,过度劳累,身子非常虚弱,以后万万不可再做什么重活,要是再劳累过度,很可能会引起重症昏厥。”

  景暮阎抿着性感的薄唇,一双锐利的眼眸在众多太医身上扫过,他不说话,继续听太医们的诊断。

  “只要今晚这位姑娘能顺利退烧,那就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说到这里,太医院院首眉目间露出为难之色。

  景暮阎危险的眯起眼睛,沉声说道:“有话就说,不必顾忌太多。”

  年过半百的太医院院首,摇头苦笑说道:“只是这位姑娘退烧之后,需要好好进补,微臣这里有一张食补药膳的方子,不过,今年各地收来人参并没有百年老参,太医院里也没有。”

  景暮阎从房门看到躺在床上的苗若,冷声说:“药材的事情我会解决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给我好好调养她的身子,让她尽快恢复。”

  太医院院首点点头。

  他这个品阶的医官,除了给皇帝太子皇后看病,其他人他都不用理会的,除非是上头有指令,否则他绝不会轻易出诊。

  这次给一个身份不明的姑娘看病,太医院院首因为顾忌这位姑娘的身份,因此表现的非常恭敬。

  写好药膳方子,太医们纷纷退下。

  景暮阎眯起眼睛,吩咐奴婢:“你们好好照顾她,一有什么动静立刻禀报。”

  穿着青色奴婢服饰的几人纷纷低头行礼回答道:“奴婢遵命。”

  此刻,天已经黑了,景暮阎孤身一人来太子府后院。

  青光苑外,站在门口的奴婢一看到太子殿下亲自过来,眼底浮上惊喜的神色!

  日理万机的太子殿下,此刻竟然亲自来了青光苑!果然,太子殿下最宠爱的还是淑夫人!

  青光苑的大丫鬟走上前微微行礼,一举一动,仿佛将那些礼仪规矩都刻到了骨子里似的:“太子殿下,今晚可是要在淑夫人这里安寝?”

  景暮阎一挥手让这个大丫鬟退下:“你们夫人在干嘛?”

  “夫人这会儿可能在书房看书……”大丫鬟尽职尽责的回答道。

  “退下吧,我自己去找你们夫人。”

  景暮阎大步往苑里走去,红墙绿瓦中,他的身影瘦削挺拔,英气十足。

  大丫鬟笑的十分得意,小声嘀咕道:“看来太子殿下还是最宠爱淑夫人!那几个浪蹄子,连给淑夫人提鞋都不配!”

  青光苑,书房内。

  景暮阎推门而入,贤淑夫人抬头看去,见到是太子殿下,温柔精美的五官,一瞬间笑得无比温柔:“太子殿下!”

  她站起来,绕过书桌娉娉婷婷向太子殿下行礼。

  太子也不多说,淡淡看着她。

  贤淑夫人笑得矜持道:“太子殿下今晚要在奴家这里安寝吗?”

  在她看来,入夜了,景暮阎来到自己的青光苑,不是安寝还能是什么?

  她来自著名的医官世家,家里世代在太医院供职,勉强也算得上是清贵人家出来的女孩子,当时她刚进太子府的时候,是非常得宠的,虽然后来慢慢冷落了,但是,在她看来,那不过是因为太子殿下事物繁忙,顾不上这些闺中房事而已。

  就在她要正要开口请太子殿下安寝的时候,景暮阎冷漠拍开她缓缓攀上自己胸膛的手,声音冰冷无情,没有半丝温柔缱绻的意思:“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珍藏有好几只百年老参,我有急用,过来向你拿几支老参。”

  淑夫人脸色脸色一僵,脸上是掩不住的难堪之色。

  “殿下今日来我这里,难道就是为了那几支百年老山参吗?”

  景暮阎点头,惜字如金的他,除了必要的话,他不想再对眼前这个女人说什么。

  “殿下稍等,我这就去命人取来给你。”

  淑夫人勉强一笑,吩咐旁边站着的贴身丫鬟去药房里把那几老参拿出来。

  丫鬟福了个礼,恭敬退下。

  烛火摇晃的书房内,两人相对无言,淑夫人还想说些什么,看着太子殿下眉目间的冰冷,终究没有勇气开口纠缠。

  她刚进太子府的时候,听说有个侍女非常受太子宠爱,仗着有太子殿下的宠爱,越发嚣张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通房奴婢,竟然敢给太子侧妃甩脸子。

  太子知道这件事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让人把那个侍女发卖了。

  当时,她就在太子旁边,这个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那个侍女瞬间跌入尘埃,再也无法翻身。

  这件事给她带来非常大的阴影,进了太子府也陆续有一年半了,她非常恪守本分,平时也小心谨慎,从来不得罪人。

  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彻头彻尾的冷心冷肺,女人在他眼里,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玩物罢了。

  丫鬟很快就把那几只老参带来了,抬手拿过雕刻精美的盒子,打开盒子,淡淡的参味弥漫在空气中,他看了一眼,就把盖子盖上了。

  景暮阎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了青光苑。

  淑夫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底有不舍,纠结,哀怨,可是最终,只化为一声无奈的长叹。

  景暮阎把山参带来了,将太医给的药膳方子交给小厨房的掌厨,亲自叮嘱了一番,他才回到苗若房间。

  外面的雨逐渐变小了,空气中弥漫着湿冷,夜色中,昏暗的烛火,在窗外透进来的微风中微微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