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惊恐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14
  苗若不知道这位太子殿下到底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这太子府里上下奴婢,这么怕他?

  苗若看不下去想开口帮小奴婢说几句,小奴婢突然跪在地上,梗咽着自我认罪:“奴婢不应该揣测太子,请太子殿下息怒!”

  听到这话,苗若心底苦笑,那些求情的话也彻底咽回肚子里。

  自己还是个奴婢,有什么资格帮别人求情。

  景暮阎坐姿慵懒悠闲,风轻云淡又高贵优雅,随意一瞥,那双眼里流露的寒意,却让苗若从脚底心升起一股凉气。

  “滚出去。”

  景暮阎冷声命令道。

  小奴婢如获大赦,踉跄着跑出小厅。

  狼狈且惊恐的背影,看的苗若一阵心酸。

  “太子殿下,需要奴服侍你吃早膳吗?”

  景暮阎在,苗若不敢有丝毫不满,甚至还要强颜欢笑奴颜婢膝的讨好他。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

  “不用,你坐着吃吧。”

  景暮阎抬手制止她要站起来的动作,带着笑意的眼,隐隐透着打量观察。

  苗若忐忑不安的开始吃东西。坐在一旁的太子殿下,除了开始吃一口,后面基本没怎么动过筷子。

  一双眼睛,仿佛犀利的要将人的灵魂彻底看透。

  “太子殿下为何这样一直看着我?”苗若被他看得提心吊胆,生怕被他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景暮阎左边的唇邪魅一笑,修长的食指强迫抬起苗若精致的下巴,他的声音低沉温柔,仿佛情人之间的喃喃细语:“我倒是很好奇,你不是说,你只是公主的侍女吗?怎么感觉你吃饭的礼仪,比我朝公主还要优雅的多?一个公主的侍女,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礼仪教养?”

  苗若拿着勺子的手微微一抖,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奴婢确实是公主的侍女……只不过因为从小跟在公主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也懂得一些礼仪……”

  每一句解释,她都说的无比艰涩,即使绞尽脑汁,她也想不出比这更完美的解释了。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景暮阎放开她的下巴,慵懒的说道:“这么紧张干嘛?弄得你做贼心虚一样。”

  苗若暗暗深呼吸,勉强维持平静,抬起头,直勾勾的看上景暮阎,一双如星河般璀璨的眸子,恍然间染上了丝丝笑意,她笑了,笑得阳光明媚:“殿下,每一个被怀疑的人都会紧张的,奴婢从小就是个奴婢,生死大权掌握在别人身上,时刻担心自己的小命,你说,在这种环境下,奴婢能不紧张吗?”

  她的笑非常灿烂,恍惚间,景暮阎有种被晃了眼的错觉。

  “我相信你不是公主……公主哪一个不是娇生惯养的,可是你的双手,布满老茧,这双手,绝对不是娇生惯养的手。”

  景暮阎一字一句说得非常清晰,这话仿佛有魔力般,逐渐安抚了苗若那颗不安的心。

  “殿下果然明察秋毫,奴婢佩服万分。”

  苗若笑得更加灿烂了,得知自己摆脱嫌疑后,就好像悬在头顶的利刃撤去,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你这个奴婢……”景暮阎露出个微妙的笑,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出口,但是,微妙的语气神态,再次将苗若心底深处的不安勾了出来。

  “奴婢如今只不过是个亡国奴而已,不值得太子殿下如此费心。”

  苗若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低得让人无法联想到,这个美貌的女子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景暮阎看着她一味贬低自己,也不出声阻止,就这样静静看着她。

  迎上那双锐利如鹰的眼睛,苗若有种自己被当做跳梁小丑观赏的感觉。

  她难堪的闭上嘴,心底苦涩,眼底一阵发烫,然而,当着这位有着常胜将军知名的太子殿下面前,她不敢落泪,甚至不敢再说话。

  多说多错,这是她母后曾经教会她的行事准则。

  景暮阎冷声说道:“养好伤之后,你就来我身边,做个贴身奴婢。”

  苗若艰难的低下头,即使心里万般不情愿,然而,她根本没得选。

  “奴婢遵命……”

  景暮阎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径直离开了小厅。

  外面的小奴婢看到太子殿下离开后,急急忙忙进来,看到失魂落魄的苗若,担心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苗若回过神来,苦笑着摇摇头:“我没事。”她虽然说没事,可是眼睛里的悲伤与无奈,却看的小奴婢无比心疼。

  “姑娘,太子殿下和你说什么了?也许太子殿下说了些重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小奴婢没怎么劝过人,笨嘴拙舌的,连安慰人都做不到。

  “太子殿下说,等我的伤养好后,去他身边当差,作贴身侍女。”苗若勉强笑着说道。

  小奴婢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点头说:“其实这样也好,后院现在基本是侧妃一家独大,侧妃又嚣张跋扈,您就算被封侍妾,还是要受到侧妃的磋磨,在太子殿下身边当差,至少侧妃娘娘的手伸不到太子殿下那边。”

  苗若看着外面晴朗的天,心头一片迷茫。

  好一会儿,她把一团糟的心情收拾好,现在她主要就是养好伤,然后找回弟弟。

  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当差,说不定还能有机会见到自己弟弟。

  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下定决心的苗若,在养伤期间,非常配合。

  这天清晨,小厨房的厨子有事回家了,她要吃的药膳粥只能去大厨房熬。

  而且还是自己亲自来弄。

  她得了小厨子的煮粥的步骤和过程,又按照小厨子吩咐的注意事项,时刻注意着这粥。

  煮了一个小时多,药膳粥终于煮好了。

  苗若才刚熄火,厨房外走进一个穿着碧绿色外衣的丫鬟,头上戴着几只价值不菲的金钗玉钗,五官平庸,一头的首饰倒是分外招眼。

  苗若本来也不想搭理她的,谁知她刚进来,就捏着尖细的嗓子笑眯眯的问:“今儿个厨房里是弄什么好东西了?竟然这么香?闻着倒像是我们淑夫人平日里泡茶用的山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