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畜无害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30
  旁边放火的大娘一看是最受宠的淑夫人身旁的大丫鬟银桑,连忙笑的一脸谄媚道:“可不是嘛!这粥确实是用淑夫人珍藏的山参熬成的!奴婢在旁边,满肚子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呢!”

  银桑看了一眼正在熄火的苗若,心里暗道,这人难道就是太子殿下心带回来的女人?

  看着苗若那张漂亮的脸,银桑心里更为自己组织鸣不平!又来一个狐狸精!看我不整你一整!好让你知道,淑夫人的东西,也不是你这来历不明的贱婢能够享用的。

  “这位姑娘是太子殿下带回来的美女?”

  银桑笑得人畜无害,仿佛邻家女孩般,询问间都带着一股能拉近人距离的热情。

  苗若可不是那种三岁小女孩,三人两语就被人骗了去。

  经历过国破家亡的人,再天真还能天真到哪里去。

  “美女不敢当,我也只是太子殿下旁边的侍女而已。”

  苗若笑的礼貌却疏离,言谈间,更是滴水不漏。

  “这位姑娘,看来您还真是厉害,能让太子殿下亲自为您来讨这几支珍藏的老山参。”

  银桑看了一眼还在沸腾的药膳粥,眼底深处,飞快掠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恶意。

  “我也不知道这老山参竟然是淑夫人的珍藏,当时我确实病急,所以太子殿下为了救人才会不得已去问的。”

  看她就要盛着粥离开,银桑直接说道:“我们夫人风寒刚好,气血皆虚,正需要好好补补呢,我看你也好的差不多了,这粥,不如正好给了我们夫人补补身子。”

  苗若拿着碗的手瞬间僵硬,抬起脸认真看着银桑:“不是我不想给你,只是太医也嘱咐过了,要连续吃十天才行。我也有心要给你,但是,万一我在太子规定的时间没养好伤,到时候太子怪罪下来,我也怕连累了你们夫人。”

  她虽然拒绝了银桑蛮横无理的要求,但也把自己姿态放的很低,如果对方是个有度量的人,那么大概也不会计较她的拒绝了。

  可惜,姿态放得再低,在某些心眼小的人眼里,你还是有千万种不是。

  “你这是在用太子殿下来威胁我吗?”

  苗若低头不说话,银桑呵呵笑了笑:“太子殿下平生最恨被人威胁和利用,要是被太子殿下知道,你一个小小的奴婢,竟然也敢扯虎皮做大衣,太子殿下恐怕会把你千刀万剐了!”

  她说话语调带着一股渗人的阴森森,直把人说得心头发寒。

  “但是这粥,确实不能给淑夫人。”

  不管怎样,苗若都不肯把这药膳粥让出去。

  “为什么不能让?”银桑口气很冲,眉眼已经有了明显的不虞之色。

  “素闻淑夫人是出自医官世家,是贤良淑德的好女子,所以,我猜她本人肯定不会夺人所好,这位姐姐,你作为淑夫人身边的贴身侍女,肯定也是贤良通德之人。”

  被这么一段天花乱坠的吹捧,银桑得意洋洋的昂起头:“那是自然,我们夫人从小就秀外慧中,是当朝皇上亲自给太子赐婚的侍妾,在这太子府里,我们夫人那可是头一份的恩宠!所以我们夫人当然是顶顶好的!”

  她这毫不谦虚的话刚说完,旁边烧火的大娘就忍不住别过嘴去偷笑。

  勉强淡定的苗若,也忍不住露出了丝丝笑意。

  这世上竟有如此愚笨之人,被人拐弯抹角骂了还能大大咧咧的承认,果真是笨到无可救药了。

  看到她们偷笑,银桑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被耍了,她恼羞成怒抬起手就要打苗若,动作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苗若被她这粗鲁的举动吓了一跳,脸色苍白慌忙向后退去。

  可她的手刚抬起就要落下,却被突然出现的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动弹不得!

  “我竟不知道,淑夫人身边的奴婢,也能这么嚣张了!”

  凌坛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牢牢抓着银桑的手,语气凛冽,神色凛然。

  管家这时候你来厨房吃早饭了,看到这一幕,眼皮一跳,不好的预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管家忙站出来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烧火的大娘唾沫横飞,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经过事无巨细的说出来。

  “银桑,你这样是擅自行动还是淑夫人授意的?”管家捻着一把山羊胡子,40多岁的他,自有一股从容淡定的处事态度,即使心里在暗暗叫苦,他依旧能维持不动声色的模样。

  银桑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眼神闪烁,心虚这两个字,就差直接写在她脸上了。

  可她还是不服输,狡辩道:“我们夫人最近这几天身体确实不好,她虽然没怎么说,但是我这做奴婢的,当然要为她着想。”

  “既然你为你夫人着想,这很好。”

  凌坛突然放缓了声音,仿佛即将要息事宁人。

  银桑察觉到他的态度变化,以为自己这一关就这样过去了,谁知,凌坛突然来了个急转弯:“那我们现在就去问问你夫人,不是她授意你这么做的,如果不是,那你就犯了太子府的规矩,按照规矩,欺上瞒下者,鞭五十,发卖为官奴,永不叙用。”

  别说是银桑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如纸,就连一旁的苗若,也被吓得不轻。

  她知道这个国家是依法治国,律法森严,是当今天下各国之最,可是却也没有想到,会严到这个地步。

  银桑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凌坛大人饶命,奴婢知道错了……”

  她哭的这样悲惨,到让苗若想起了军营里,那些苗国劫掠来的女子,曾经也是这样跪着祈求掌权者,卑微的希望自己能活下来。

  凌坛没有说话,目光转到苗若身上,好一会儿,才询问她的意见:“奴儿,你说,要怎么处置这个欺上瞒下的贱奴?”

  苗若苦笑着说:“她虽然有错,但是不至于罚得这么重。”

  管家稍微思考一下,小心翼翼地提议道:“不如,把这银桑交给淑夫人处理吧。”

  苗若没什么意见,再说了,她现在的身份也是个贱婢,哪里有什么资格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