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可言传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04
  银桑被管家带回青光苑,详细的向淑夫人说明当时的情况,十分恭敬的表示:“银桑虽然犯下大错,按照规矩应该严惩,不过因为是淑夫人身边的人,所以我们也不好乱加处理,只好把人送回来,让夫人自己处理。”

  淑夫人樱红的唇露出温柔如水的笑容,温文有礼的说:“有劳管家操心了。”

  话刚落,她身边的奴婢拿着一个绣工精美的荷包递给管家。

  “这是我们夫人体恤管家的,有老管家了。”

  管家笑呵呵的将荷包收下,一张老脸几乎笑成菊花:“哪里哪里,夫人客气了。”

  说到这,管家摸着自己下巴的胡子,声音慈祥的像个七十多岁的老爷爷:“淑夫人,那位被太子亲自带进府里的姑娘,是苗国人,你大可不用担心她,就凭她的身份,是永远不可能当上太子妃的。”

  淑突然笑了,一举一动都透着温柔可人,连说话口吻,仿佛都带着千万种似水柔情:“我从来没有把一个奴婢放在眼里过,李管家。”

  李管家笑了笑没说话,点点头行了个礼就退下了。

  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出来,就不美妙了。

  苗若回到自己养病的小屋,经过这几天的修养,她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刚吃完粥,远远就听到软缎绣花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苗若探头往外面看,是个穿着整齐干净衣服的丫鬟。

  “姑娘,请问您这段时间养好伤了没?”她径直走到里屋,仿佛对这里一切都了如指掌,连询问,苗若都觉得她这不是在询问,而是已经确定自己伤已经好。

  “也好的差不多了。”苗若躺在床上就要下来,丫鬟连忙伸手扶住她,动作牵扯间,扯到结痂的伤口,痛的苗若倒吸一口凉气,眼眶瞬间就红了。

  那丫鬟倒是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是我毛手毛脚弄疼了姑娘?”

  苗若连忙摆手,忍着剧痛解释道:“不碍事,缘是我自己不小心。”

  勉强从床上下来,苗若这才认真问道:“请问姐姐怎么称呼?”

  丫鬟长着一张圆嘟嘟的脸,看着分外天真,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非常和善的感觉。

  苗若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圆脸丫鬟对自己没有恶意。

  “唤我小名就好,我小名秋水,都是被爷娘发卖的人,哪里还有什么姓呢?”

  “是太子命我过来小姑娘过去,太子殿下等会儿要去二皇子府上赴宴,他说让姑娘您陪着一起去服侍左右。”

  苗若不知道这个太子殿下又要搞什么花样,只能笑着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

  秋水伸手捏了捏苗若的脸,娇嫩细滑的肌肤手感,让她忍不住赞叹:“你们苗国的女子,皮肤都是这般好的吗?我摸了一下你的肌肤,感觉比豆腐还嫩。”

  苗若从未被人这样调戏过,一张俏脸顿时变得粉红,连说话都太流畅了:“哪有……你们延国才多美女呢……”

  秋水帮着她梳妆打扮,洗澡换衣,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时不时发出轻松愉快的笑声。这笑声清脆悦耳,比唱歌的调子还要动听几分。

  忙了好一会,苗若这才换上了新衣裳,点好了新妆容。

  看着面若桃花娇嫩的苗若,秋水身为女子,都忍不住心动。

  “真不明白你爹娘是怎么想的?像你这么个大美人儿,不好好供着,竟然发卖到宫里去当奴婢,当真是没良心的。”

  苗若脸色瞬间有些苍白,提到她的父母这一敏感话题,她总是会忍不住莫名的害怕。

  幸而化了淡妆,他脸上的异样也没被人察觉。

  “好了,说下去就要迟到了,太子怪罪下来,我们两个可担当不起。”

  秋水笑得眯起眼睛,带着苗若往太子府大门走去。

  太子府门口,太子府规格的仪仗车架都已备好。

  映入眼帘,是仪仗中间那一辆明黄色雕花马车,车有三辆白色骏马拉着,骏马两旁站着两队身形精壮的带刀侍卫。

  马车在阳光下,流转着奢华耀目的光。马车四角挂着瑞兽形状的铃铛,风一吹过,带起阵阵悦耳的铃声。

  这铃声并不大,反而要用心听才能听得到,即可醒神悦目,又不会扰人清静。

  苗若走到马车旁,非常自觉的站在一旁的宫女旁。

  景暮阎优雅修长的手撩起马车窗口的珠帘,看到站在宫女仪仗队的苗若,对上她的眼眸,邪邪一笑:“上来。”

  这简单的命令,却惹的一旁的宫女忍不住暗暗对她投来了观察打量的眼神。

  “奴婢遵命。”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察觉到他眼底的冰冷无情,苗若低着头微微咬唇,最后露出异常恭敬柔顺的笑,上了太子的专驾马车。

  马车内的空间异常宽敞,五六个人在这里睡觉也不会觉得拥挤。

  然而,在这个宽阔的空间内,苗若始终觉得有些压抑。

  景暮阎看着她,一上车后就非常自觉的找了个离自己最远的位置恭敬跪坐着,低眉顺眼,仿佛草原上最听话的小绵羊。

  可惜,见过这个小绵羊放火烧军营的景暮阎,可绝对不会被她柔弱无害的表象所欺骗。

  “我是吃人的野兽吗?你竟要离我这样远?”景暮阎宛若调情的取笑,说话口吻却带着阴森森的威胁。

  苗若身体一颤,紧张的几乎要窒息了。

  “奴婢身上有伤,惟恐将身上的病秽之气传给殿下。”

  这个解释,一向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当然不会理会,眼眸一眯,景暮阎长臂紧紧搂上了苗若纤细的腰,两人身体靠的很近,近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苗若如桃瓣般娇嫩的脸,被强迫贴在景暮阎结实有力的胸膛内,耳边,仿佛全世界的声音都静止了,只剩下眼前这个俊美如天神下凡的男人的心跳声……

  景暮阎勾唇一笑,那双明眸善睐的凤眼,流出几分饶有兴趣的意味:“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个,我自有办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