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生性残暴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14
  说着,他的大手从苗若的腰探到下半身,掌心带着的温热,引起苗若阵阵颤栗。

  苗若紧咬着唇,闭上眼,不想再看眼前这一幕。仿佛不看自己被凌辱,就能勉强维持那一点最后的尊严。

  “睁开眼睛,看着我。”景暮阎如毒蛇般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苗若不得不睁开眼。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一人强势一人闪躲。苗若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那双红彤彤的眼,竟带着意外的魅惑之色。

  景暮阎指骨分明的食指轻轻在她眼角摩挲,动作轻柔,暧昧撩人,仿佛情人间的低吟浅语,亲密的让人怦然心动。

  苗若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快了许多,看着眼前那张俊美无暇的脸,她只觉全身血液流速都快了很多,仿佛在他的一颦一笑中,自己的意志在飞速溃败。

  面对这样一个好看到近乎妖孽的男人,世界上没有任何女人能够逃脱他的魅力诱惑。

  马车已经开始跑起来,车厢内,难免有些颠簸,身体相互摩擦,苗若只觉得全身不自在,恨不能自己化为一块石头,什么反应也没有。

  此刻,她恨不能把脸埋进胸膛内,恨自己为什么要靠他这么近。

  那个男人是什么,怎么随时随地都可以发情?

  感受着抵在自己腿间的那块硬物,苗若真的欲哭无泪。

  景暮阎慵懒的躺在锦榻上,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她的反应。

  这样羞涩的她,与那天在军营里放肆大胆的她,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你们苗国的女人,是不是都像你一样,人前人后两副面孔,个个都是勾引男人的好手。”

  景暮阎嘴里说出的问题,带着明显的侮辱,听完这个问题,苗若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闭着嘴沉默以对。

  “你不说话,那我视你为默认。”

  听到这话,她有心想辩驳几句,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也只能闭上嘴什么都不说,多说多错,希望自己这样沉默以对,能让那个恶魔放过自己。

  殊不知,这样的沉默对应,落在他的眼里,那是对他权威的挑衅!

  景暮阎冷漠掐着她的脖子,声音宛若地狱里的恶魔般冰冷无情:“等会去二皇子府,你在宴会上,找准机会勾引他,只要你能成功勾引他,我就放你自由身!”

  这个许诺,让苗若怦然心动。她抬起头,双眼直勾勾看着景暮阎,星光潋滟的眸子,带着希望的光芒,分外动人心魄。

  “你说的是真的吗?”

  苗若认真问道。

  景暮阎眼眸微眯,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晦涩莫测。

  “这是自然,本太子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苗若认真点头,保证道:“如果我能成功勾引二皇子,希望太子能够遵守约定,放我自由。我不求什么,只求过平凡普通的日子,粗茶淡饭,平平凡凡。”

  景暮阎认真看着她,锐利的眼,如膺一般,犀利的很。

  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的。

  只听到这句话,他心中不知怎么的,有些不痛快。

  “只要你能做到,本太子帮你解决后顾之忧,让你过上你想要的日子!”

  苗若笑喜颜开,声音都轻快了几分:“谢太子!奴婢一定尽力!”

  她的声音语调轻快的像唱歌一样,清脆悦耳,十分动人。

  景暮阎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心头微动,胸膛间的那颗心脏,心跳规律仿佛一下子失衡了,快的让人非常不自在。

  从小到大,他还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

  “记住了,二皇子生性残暴,狡诈多端,你要是一不小心惹怒了他,他当场暴起,可能会直接把你砍死!”

  他的提醒,给正在兴头上的苗若泼了一盆冷水!

  苗若咽了一口口水,不敢置信的问道:“二皇子残暴……残暴到什么地步?”

  看着她被吓得苍白的小脸,景暮阎恶趣味的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去他府上做客,有个婢女针灸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他的衣袖,被他命人拖下去,五马分尸!”

  苗若吓的差点要晕过去,哆哆嗦嗦的说:“能不能换个条件……我不想莫名其妙就被五马分尸?”

  景暮阎笑着摇摇头,声音带着看好戏乐趣:“这可不行,除非你不想回复自由身了。”

  再回复自由与性命之间,苗若低头想了想,最后坚定的说:“奴婢愿意一试。”

  明明是俏丽柔软的面孔,又透着不属于女儿家有的坚韧,她的眼眸,更是分外动人璀璨。

  在苟且偷生和恢复自由间,苗若愿意选择拼命一试。不成功,便成仁,苟且偷生的活着,即使能安全终老,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景暮阎惊叹于她的勇气,看着她明明害怕的浑身发抖却故作坚强的样子,眼底深处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赞叹之色。

  马车穿过了好几条街,终于到了二皇子府前。

  夕阳下,二皇子府的牌匾流光溢彩,十分奢华气派,那紧闭的红色大门两旁,矗立着两座威风凛凛栩栩如生的石狮子。

  仪仗队刚停下,二皇子府的管家便开了门从里面出来,弓着腰上前请安:“太子千岁!”

  景暮阎在车内,听到二皇子府的管家请安,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太子没说让他起来,管家也不敢起来,只能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继续说道:“宴会上的美酒佳肴已经备好,恭请太子大驾光临。”

  好话说尽,景暮阎依旧一声不吭。

  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尴尬中,管家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冷汗,绞尽脑汁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红门里远远传来豪爽的笑声:“太子殿下,来到我这二皇子府前不肯下架,难道是因为我府上的贱奴怠慢了太子吗?”

  景暮齐穿着一身红色衣袍,脚蹬粉色潮靴,剑眉星目,五官英俊。左眼一颗泪痣,更显英俊妖孽之色。

  “皇弟说笑了,本太子哪里敢对你府上的下人有什么不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