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二皇子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02
  景暮阎在车内,松开紧搂在怀里的苗若,车外的侍女将车帘掀起,他这才不慌不忙的下了马车。

  苗若跟在他身后下来,低眉顺眼,如同最乖顺的侍女。

  然而,苗若精致如桃花般清纯秀丽的脸,还是落在了二皇子眼中。

  景暮齐眼前一亮,哈哈笑着问太子:“太子殿下昨日不来我府上做客,原来是新得了这般美娇娘,日日在家温存所以才忘了本皇子!”

  景暮阎笑笑说:“二皇弟说笑了,本太子刚从战场回来,然后一堆东西要统计,哪里有时间来温存呢?”

  “看我这脑袋,一看到太子你身边跟了个美女,就下意识的误会了,抱歉,抱歉,等会儿我自罚三杯。”

  景暮阎也笑了,两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一起进了二皇子府。

  宴会布置在后花园里。

  苗若跟在他们两个身后,这里的奢华亭台楼阁,让她看的目不暇接,十步一景,百步一观,是十分正常的。

  苗若心里暗暗赞叹,这个国家果然强大的让人敬佩。

  单单是一个二皇子府,就能奢华到这种地步,当真是令人不敢想象。

  要知道,她苗国和皇宫都没这么奢华。

  虽然暗地里留意着周围的景观,但是苗若也十分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

  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得罪了这个残暴的二皇子,以及喜怒不定的太子。

  花园内,百花盛开,姹紫嫣红,清风徐来裹着淡淡清香,令人闻着都精神为之一振。

  落座后,二皇子当真自己先喝了三杯,酒液顺着喉咙滑入胃里,胸膛前的衣领被嘴角流下的酒液浸湿些许,丝绸绣成的衣领贴在精致的锁骨上,既风流又妖孽,一举一动,都带着无比诱人的色气。

  “太子,本皇子已经喝了三杯,你也该表示一下。”

  嘶哑的声音,伴随着微眯的眼眸,像是在威胁,又像是在劝酒。

  景暮阎冷冷一笑,挥手让旁边的苗若上前来:“奴儿,来帮我斟酒!”

  苗若低头上前去,白皙如玉般的手拿起玉雕的酒壶,淡定的给他斟满酒杯。

  碧玉琼浆,落入晶莹剔透的琉璃酒杯中,泛着层层诱人青光。

  景暮阎只是随意瞥了一眼酒杯,饶有兴趣的对苗若说:“听说,你们苗国有种酒杯,叫做女儿杯,使用美女含着酒,然后恭敬昂起头将口中之酒度道主人口中,我只听过,还未尝试过呢……”

  这话一出,苗若瞬间白了脸色。

  一边的二皇子笑着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目光猥琐的看着苗若,那眼神,淫秽不堪,仿佛眼前的苗若,是个已经剥光衣裙的美女,他的目光,直直停留在她胸前微微敞开的领口上。

  “太子殿下果然是万花丛中过的高手啊!这种法子我都没尝试过,听都没听过,没想到,你个常胜将军竟然对这寻欢作乐的事这么在行!”

  二皇子认真感叹道,那双眼眸底深处,却掠过一抹鄙夷之色。

  景暮阎大大方方的承受了这个夸赞,对跪在地上的苗若勾了勾手指头:“你今天,就好好给我当一回女儿杯。”

  在场的众人,目光尽数落在她身上。

  苗若只觉得浑身不自在,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只能僵硬着点头,柔顺的回答道:“奴婢遵命……”

  说的,她缓慢移到桌前,双手微微颤抖着捧起酒杯,闭上眼睛慢慢将杯中之酒含入口中,最后,她抿着唇淡淡一笑,柔弱无骨的攀到景暮阎的胸膛上,主动仰起头,将樱桃般的唇吻上那个男人的唇。

  浓烈的酒味弥漫在两人口腔中,这酒,回去了几分烈性,多了几分柔和。

  一口酒喝完,景暮阎开怀大笑,对着主座上面的二黄子敬了一杯酒:“果然是女儿杯,这酒,经过了美人口中,味道果然美妙了许多!”

  二皇子剑眉一挑,打量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好一会儿才说:“这酒当真有那么神奇吗?不过是经过美人口中,哪有什么美妙可言?”

  景暮齐故意做出不在乎的样子,他那双眼睛,却时刻注意着苗若的一举一动。

  景暮阎自然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他也不拆穿,顺手推舟的将怀里的苗若推出去:“二皇弟,当中滋味美不美妙,你试过就知道了……”

  苗若被这么一推,差点直接摔到地面上去,幸好她眼疾手快拉住了旁边的一尊雕塑,这才稳住了身形。

  “去,好好服侍二皇子,要是让他满意了,本太子重重有赏!”

  他说话姿态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仿佛是在打发什么无用的废物,言谈举止间,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气。

  苗若心里难受的很,可是脸上却不得不笑出来。

  她穿着一身青色丫鬟服饰,却难掩天姿国色,低眉流转间,自有一段诱人风情。

  走到二皇子面前,她完了弯腰,行了个宫女的礼:“二皇子,请让奴婢服侍您!”

  说着,不等二皇子说什么,她主动上前捧了放在桌上的酒杯,仰起头将杯中的酒尽数喝进口中!

  酒液顺着优雅的天鹅颈滑落,一直落到衣襟里,点点水痕,在夕阳下,散发着淡淡诱人的水光。

  苗若抿唇一笑,双手正要攀上二皇子的胸膛,即将要故技重施的时候,景暮阎却突然飞来一根筷子将她打开。

  苗若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口中的酒从唇角滑洛,浸湿了大片衣领!

  景暮阎对上二皇子疑问的眼神,笑了笑说:“我倒是忘了,这个奴婢之前生过一场大病,现在还未痊愈,我可不敢让她贸然和你接触,万一将她身上的病晦之气传到二皇弟你身上怎么办?谁不知父皇最偏爱你,万一父皇追究起来,本太子可承担不起这责任!”

  景暮阎一勾手,示意苗若到他身边来。

  苗若也不敢多说什么话,低着头,恭恭敬敬走到太子身边,顺从的像只小绵羊。

  低着头,耳鬓旁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脸上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