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生的奴婢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05
  如果有人看到她此刻的神色,必定会心疼的无以复加。

  “奴儿,果真是个好奴婢,苗国的宫女,果然是天生的奴婢。”景暮阎挑起她的下巴调戏道。

  二皇子正要体验一下这女儿杯的美妙之处,就被景暮阎硬生生打断了,他分外不满他分外不满?,可脸上却不显分毫,淡淡的笑着说:“既然染上了大病,直接处死,一了百了。”

  三言两语间,就要处死一条人命。

  这话吓得苗若身躯微颤,头低的更低了,一双眼睛,木头似的盯着自己的鞋子,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在陌生的环境,知道自己随时可能都会没命的情况下,她没有直接晕过去就已经算是非常坚强了。

  景暮阎将人搂在怀里,旁边还有其他美貌侍女再给他剥葡萄。

  “二皇弟你果然还是那么狠心啊!如此大美人,说处死就处死!”

  景暮阎摇摇头,十分不赞同他的话。也是因为他的不赞同,一直紧绷着神经的苗若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景暮齐笑着吩咐下去,不多一会儿,这园子里,四周响起了丝竹之声,伴随着音乐节奏,穿着鲜红色的裙子的舞女踩着轻盈步伐从两旁假山后走出来,轻歌曼舞,丝竹悦耳,再加上这花园的美丽景致,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景暮齐指着那些貌美如花的舞女们说:“你看,这个天下,你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就算她再美,也还有更美的。”

  “女人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品而已。”

  景暮齐嘴角带笑,然而他说的那些话,却让在场的女人个个心底生寒。

  连苗若也不例外。

  “二皇子,你是觉得女人比不上男人吗?”

  苗若恭敬的行了个礼问道。

  景暮齐看到这个小奴婢竟敢反驳自己,顿时露出三分兴趣来:“没错,当今天下,是男人的天下。”

  “那殿下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又何来的男人?单单是这一点,这个世界上,永远有女人的一份立足之地。”

  苗若说的非常坚定,瘦弱苗条的身躯,仿佛透着让人忍不住折服的坚韧魅力。

  “笑话,这世界从来都是强者为尊适者生存,你们女人,就只剩下生孩子这一用处了。”

  冷漠鄙夷的话,像一根根细细的针重重扎在她的心上。可是,苗若咬着牙不肯低头继续反驳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你们男人也绝对生存不了多久,阴阳调和,才是长久。如今,男强女弱,是很正常的,毕竟,男女天职不一样,从人格上来讲,两者是平等的。”

  苗若说的非常认真,她的脑海里,此刻浮现的是她母后曾经对自己的循循教导。

  她是天生血泪的不祥之人,在冰冷的宫廷,从小就受尽了冷嘲热讽,看惯了世间百态。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母后一直在教导自己,让自己不要自怨自艾,教会自己要坚强乐观,她现在恐怕早就受不了国破家亡的打击自尽了!

  景暮齐看着那些舞女扭动着柔软的腰肢,挥了挥手让领舞的舞女过来。穿着红色衣袍的舞女十分顺从的对他投怀送抱,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如灵蛇般轻巧攀附上他的胸堂。

  他享受着美人的抚摸,唇角却露出凉薄的笑:“你这个奴婢还真是大胆,竟然敢光明正大顶撞本皇子!”

  景暮阎喝着酒,吃着佳肴,观赏着眼前曼妙的舞姿,听到这话后也只是随口反问道:“暮齐是想惩罚一下这个奴婢吗?”

  苗若身体微颤,其实说完那些话后,她就已经后悔了,为什么要逞强呢!明知道现在自己只不过是个卑贱的奴婢而已,有什么资格反驳他们的话!

  景暮齐欣赏着苗若越发惊惶的神情,仿佛在看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他最喜欢看的,就是人们逐渐绝望的样子。

  于是,景暮齐凉薄的唇微微动了动,声音嘶哑,带着莫名压抑的兴奋:“我当然是想惩罚她,只是不知道,太子殿下你肯不肯割爱呢?”

  苗若抬起巴掌大的精致小脸,目光哀求,她在哀求眼前这个男人,千万不要把自己推出去当做玩乐的工具!

  即使是死,她也不希望自己死的这么没有尊严!

  景暮阎仿佛没有收到苗若哀求的眼神,英俊无暇的脸,带着慵懒高贵,说话时,缓缓吐出的语句,却让苗若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

  “我自然是不介意的,一个奴婢,谈什么割爱不割爱?她也配谈爱这个字?”

  景暮齐听到这个回答,笑得非常满意,举起酒杯豪爽的敬了他一杯酒:“太子殿下,果然还是那么不解风情啊!对着这么一个美人,你也能说出那么狠心的话!论狠心程度,我景暮齐自愧不如!”

  景暮阎可没兴趣听他扯皮,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二皇弟,你打算怎么惩罚她?”

  景暮齐挥手对身旁的侍卫低声说了几句,大手一挥,让他下去准备。

  “我这个玩法,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难,只是,要看你这位美貌小奴婢能不能忍受这其中的折磨。”

  不多一会儿,侍卫就带着几个穿红着绿的皇子府侍妾走了上来。

  三个侍妾扭着细腰,迈着小碎步,一举一动都十分妩媚勾人,脸上无一例外,都画着妖娆勾人的妆容。

  “参见太子殿下,二皇子。”

  免礼之后,景暮齐悠哉悠哉地将游戏规则讲述出来:“就让你这个小奴婢和我这三个侍妾比舞,谁赢了,就能活下去,输的那个,赐毒酒。”

  三个侍妾,听到这话没有半分害怕,眉眼间只剩一片冰冷安静,仿佛早就料到这种情形。

  但是苗若没见过跳个舞还要赌上生命,吓得不说话了,愣愣的跪在原地,仿佛失去了灵魂,像块木头似的一动不动,

  景暮阎慵懒靠在椅子上,指尖点着一杯酒,漫不经心的看了苗若一眼,随即对旁边倒酒的侍女勾了勾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