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舞女
作者:莫白      更新:2018-10-18 14:42      字数:2022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认输的话,输掉的,那就是自己这条性命了。

  两人都咬着牙不肯认输,最后,景暮阎甚至和二皇子开起了玩笑:“二皇弟,你猜谁会先认输?”

  二皇子看着台上的两个女人,她们都累得脸色发白,胸口衣领和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浸湿,可是,她们谁都没有服输。

  舞女其实已经快撑不住了,只不过求生的欲望支撑着她不肯认输,而且,作为一个专业的舞者,她怎么能容许自己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奴婢手上。

  于子言呼吸急促,额头上不停有豆大的汗珠滚下来,喉咙里渴的仿佛要着火了。

  “你说我们要不宣布她们平手算了?”二皇子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笑意盈盈的问道。

  景暮阎对他探究的目光视若不见,漫不经心的说:“二皇弟你开心就好。”

  景暮齐眼底深处掠过一抹失望,他还以为景暮阎对这个小奴婢有特别的情感,所以才想着试探一下他,谁知道,他还是那么的冷血无情。

  苗若坚持着,在心底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两人已经跳了一个多时辰了,谁都没有服输的意思。

  景暮阎和景暮齐也没有喊停的意思,相反,他们都对苗若跳着的舞蹈十分感兴趣。

  能欣赏这样美轮美奂的舞蹈,喝着美酒看着美人,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享受,这些下人的感受,向来不在他们这些当权者的考虑范围之内。

  那个舞女小声的队苗若说:“你认输吧,拼体力,你不可能比得过我的,毕竟我从小就是练舞的……”

  苗若没什么要说的,她的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

  又过了半个时辰,最终,那个舞女终于先一步倒下去了!

  苗若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舞蹈跳到这个时间段,已经逐渐接近了尾声。

  “回禀两位殿下,奴婢赢了。”

  二皇子哈哈大笑,已经喝得微醺的他,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苗若面前,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仿佛在抚摸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温柔款款,看的人非常羡慕。

  “殿下……”

  苗若低着头,咬牙提醒道。

  二皇子笑着说:“你赢了,本皇子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苗若不说话,安静的低着头,像个精致的木头一样。

  景暮齐瞥到旁边累晕的舞女,眼底深处掠过一抹厌恶,冷冰冰的命令:“把人给我抬下去,丢乱葬岗处理。”

  跪在地上的苗若眼皮猛地一跳,惊慌失措的出声阻止他:“二皇子,奴婢的要求已经想好了……”

  二皇子捏着她的下巴,啧啧问道:“那你说,你的要求是什么?”

  “我的要求是,请二皇子饶恕这个舞女。”

  话音刚落,苗若就听到自己头上传来一阵笑声,这笑声从一开始的低沉,到后面越来越浮夸张扬。

  景暮齐仿佛看到了什么可笑的场景,不甘心的再次问道:“你确定要把你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条件,因为这个低贱的舞女而白白浪费掉吗?”

  “没有什么浪费不浪费,在奴婢看来,能救人一命,就是这个条件的最大价值。”

  苗若抬起头,白皙的小脸被月光镀上一层柔和的光,眼睛里,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二皇子哈哈大笑,一甩袖子转身走回自己位置上,眉目间一片冰冷:“好啊!本皇子就答应你这个条件。”

  景暮齐吩咐身边的人把那个舞女抬下去,他本来想开口向景暮阎索要这个有趣的小奴隶,谁知道,景暮阎好像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先一步开口说道:“二皇弟,听说父皇这段时间打算要封你为亲王,所以,你还是收敛一下自己的行径吧!为兄还有事,先告辞了。”

  话刚落,景暮阎从自己的位置上起来,嘴角扬着邪魅的笑,目光冰冷,走到苗若面前,伸手将眼前的人拥入怀中,晃晃悠悠的走了。

  没走出几步,苗若身体就软成了一摊烂泥,完全没力气再走了,只能无力的倚靠在景暮阎的肩膀上,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

  景暮阎虽然看起来有些醉了,但实际上,他脑子清醒的很。

  “怎么?想对我用投怀送抱这一招?”讽刺刻薄的话语,真的把他的毒舌功力展示的淋漓尽致。

  苗若身体虚软的抽不出半点多余的力气来反驳他。

  只能恶狠狠的用眼神瞪了瞪他,连喘气都要大口喘的自己,虚弱的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到了马车上,苗若被狠狠摔在锦榻上,那一摔,仿佛要将她全身骨头都摔碎了一样。

  她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这么一摔,差点让她的伤口裂开。

  大病初愈的她本来就身体虚弱,在马车颠簸之下,肠胃更是一阵翻涌,恶心的感觉在腹腔内翻涌不止。

  景暮阎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神色',眼中越发冰冷。

  “怎么?你以为我是二皇子吗?还想用这一招来勾引我?你以为,用苦肉计我就会放过你了吗?”

  他紧紧掐住苗若的脖子,声音冰冷阴沉的仿佛恶鬼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因为缺氧,苗若只觉得眼前发黑,恍惚间,她甚至好像看到景暮阎身后有恶魔在嚣张展翅。

  “果然是人尽可夫的贱人!”

  景暮阎想到她勾引景暮齐,内心就一阵恼火,虽然是自己指使的她,然而不知怎么的,心底那一股莫名其妙的邪火怎么也压不下去。

  他强迫苗若抬起头看着自己,勉强被抬起头的苗若,胸腔内突然涌起一股呕吐的恶心感,控制不住,将早餐吃的一切东西稀里哗啦的都吐了出来!

  所有黄的白的东西,瞬间吐到景暮阎身上!

  发酸的气味,缭绕在鼻尖,直把景暮阎正要发泄出来的怒火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他还想再说什么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以下犯上的苗若,谁曾想?苗若两眼一翻,刹那间就晕过去了。

  “该死的!”景暮阎滴滴咒骂了一声,最后却不得不自己动手将衣领上的秽物擦拭干净。